每日经济新闻
要闻

每经网首页 > 要闻 > 正文

《小欢喜》收官丨北京四套房“土著”的教育焦虑,你为什么看得感同身受?

每日经济新闻 2019-08-27 14:54:02

每经记者 丁舟洋 温梦华    每经编辑 杜毅    

“如果英子最后没去成南大;林磊儿没上清华;刘静病没好;方圆没找?#28966;?#20316;。柠萌我会把你凌迟处死。”

随着今晚(8月27日)《小欢喜》的大结?#37073;?#32593;友们要“凌迟处死柠萌”的刀应?#27599;?#20197;收回来了。虽然是一句玩笑,但足见剧中人物让观众牵肠?#21494;牵?#19977;个家庭向“中国式教育、中国式家庭”这池暗流涌动的湖水上投去一颗颗石子,激起大家细碎又深远的共鸣?#22303;?#28458;。

在今年喧哗的暑期剧集市场里,不是大投资规模、没有大IP、没有流量明星、甚?#37327;?#25773;前没有造出太大动静的《小欢喜》,凭什么能成为引发话题?#27426;稀?#35752;论?#27426;?#30340;爆款?

现实题材成为继?#25243;啊?#29572;幻后备受电视剧行业追捧的“风口”,而在一部部号称“职场剧”、“现实剧”,实则脱离现实的“悬浮剧”被观众厌弃相继扑街后,《小欢喜》凭什么能让观众感同身受?

在暑期落幕之际,每经记者专访了《小欢喜》总制片人、柠萌影业创始合伙人、柠萌影业副总裁徐晓?#28014;?/p>

徐晓鸥

教育是比房子更痛的痛点

三年前的《小别离》拍完后,主创们意犹未尽。

“我和黄磊老师都觉得没过瘾,想再做一个关于教育的话题,就叫小欢喜。讲讲全国人民都有共同记忆的高考。说它‘小’,一方面是《小别离》的?#26377;?#21478;一方面?#22270;?#22269;大义相比,我们老百姓的悲伤、欢喜都是小小的。小喜小悲,才是生活的?#23616;省?rdquo;徐晓鸥说起创作《小欢喜》的初衷。

“高?#35745;?#23454;算是大别离,高考之后孩子就离开这个家,就成为了这个家的客人。但对于家庭来说又是一次小小的欢喜,因为你完成了对孩子的抚育。在某种程度上,高考不仅是对孩子的一次大考验,也是整个家庭对孩子交出的一份答卷。因为家庭把孩子抚养到18岁,从?#21496;?#20132;给社会了,所以大人孩子都很紧张。”

柠萌影业为投资方、徐晓鸥为总制片人、汪俊继续当导演、黄磊和海清继续主演,以《小别离》为基础的班?#33258;?#19968;?#26410;?#24314;《小欢喜》。

十年前,徐晓鸥担任制片的电视剧《蜗居》用一部影视剧讲述了“房子”这一痛点,十年后的今天,徐晓鸥认为,五年前,房子可能是痛点,而当下,教育是全中国比房子更痛的痛点,是各个家庭最难的一道题。“可能再过五年就又会变化了,但在这10年,大?#21494;?#26356;关注教育。”

确定好选题后,徐晓鸥将“小欢喜+高考”五个字的命题作文交给了鲁引弓,请他先去写一本小说,小说完成后再由黄磊操刀剧?#23613;?#30005;视剧主题定好后,先写小说、再写剧本,这样的创作模式?#30340;?#32597;见。

“我们能这样做,也是因为我们?#26376;?#32769;师、黄磊老师?#32487;?#21035;熟悉,了解他们的长短板。”徐晓鸥解释道,“鲁老师是记者出身,他很?#36152;?#25166;实的采访,并且能选取典型人物,把这些现实生活写成故事,这方面是编剧很难做到的。但驾驭剧本又是另一套专业方法了,而黄磊老师的长项是人物和台词,并且他是影视圈里少有的在扎扎实实生活的人,一日三?#25237;?#33258;己做,接孩子放学,送孩子?#21916;?#20064;班,孙莉教训孩子的时候他就在旁边。他又善于观察周遭的生活并且善于思考,所?#22278;?#33021;生发出真实的感触。”

在《小欢喜》播出之初,有观众曾经给剧里的家庭算了一?#25910;耍?#20182;们大多家境殷实,有的家庭在北京不止一套房、有的家庭?#21496;?#26159;做生意的,给外甥出手就是一辆法拉利,而?#19968;?#26159;几代都生活在北京的“北京土著”,就这样的起跑线已经?#26049;焦?#24456;多家庭、有很多选择了,为什么还会焦虑孩子的高考?

“我也看到了这个话题,但为什么仍能广泛引发共鸣,我觉得是因为大家看到了这部剧里的真实。”徐晓鸥回答道,“我们截取了北京,由于每个地方的高考政策不一样,所以必须明确一个城?#23567;?#19968;线城市对教育的关注度也更高,?#39029;?#23545;教育的投入非常大,大家更加焦虑。我们选取了在北京身边可见的家庭,不论他们在北京是不是不止一套房,他们的焦虑是真实的。因为所有父母都希望自己孩子有出息,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躺在房子上生活,这是天下父?#24863;?#24847;相通的。”

一两年没出好作品就不是头部公司

“我原来是做文学编辑出身的,后来随着对项目的积累和判断,慢慢做成了制片人,相对来说还是比较顺利的。”作为《小欢喜》背后的“大管家”,徐晓鸥用“机缘巧合”概括了自己的转型。

除了制片人的身份,徐晓鸥的另一个身份是柠萌影业的副总裁、创始合伙人之一。在今年格外喧嚣的暑期?#25285;?#19968;口气推出《小欢喜》《九州缥缈录》《全职高手》三部作品的柠萌影业,成为一众电视剧内容公?#23616;?#30340;“赢家”。

2014年底,借文娱行业的“东风”,柠萌影业成立,几位创始人大多曾在电视台任职。离开体制创业一晃五年,柠萌影业已完成3轮融资,腾讯投资、弘毅?#26102;?#31561;均为其股东。去年3月,柠萌完成了数亿人民币的C轮融资。

在徐晓鸥看来,柠萌影业的“合伙人”制度在公司运作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干一份事业,要找到志同道合、优势互补的伙伴?#26085;叶?#35937;还困难,很?#20197;四?#33804;影业聚起来四个,这个数字还在扩大。

“苏总(苏晓)是董?#40065;ぃ?#36127;责公司整体战略和人才,菲总(陈菲)是CEO,负责经营方面的业务,简单说她负责赚钱的;我就负责内容创作,是成?#38745;?#38376;,负责花钱(笑);周元总负责找钱,包括?#26102;?#24066;场,以及国际和电影的业务。合伙?#25628;?#26195;培负责?#25243;?#21644;新类型的制作,比如《扶摇》和《全职高手》。我们还有一位合伙人张翼芸,主要负责情节性的类型剧,例如《猎狐》。现在基本上是这样的结构,这五年我们合伙人的范围扩大了,由原来的4位扩展到现在的6位。”徐晓鸥介绍道,“大家之前就是同事,彼此的长短板都很清楚,能够互补。价值观也相对统一,做起来比较?#22330;?rdquo;

在徐晓鸥看来,合伙人制度在柠萌影?#36947;?#21457;挥了关键作用,而六个合伙人发生不同意见怎么办?“争执是我们的常态。”徐晓?#24863;?#31216;,“我们最好的相处方式就是争执,一个人手上比较大的决定都会?#36152;?#26469;大家一起讨论。在我们做内容企业的大前提下,大家有话直说,争论激?#25671;?rdquo;

作为?#30340;?#21516;样从体制内走出来、聚焦现实主义题材的影视公司,面对“柠萌和正午阳光气质相似”的评价时,徐晓鸥坦然道:“正午是我们的榜样,比我们优秀、稳健,他们的作品非常值得学习,是这个行业的老大哥。我们和正午的关系也很好,这个行业不是有你没我的,现在不是优质内容多?#28966;?#20247;都看不过来,而是观众缺好内容看,我们乐见有好的创作者、好的公司进来。”

当问到柠萌的市场位置时,徐晓?#21103;?#31034;:“我们尽量向头部公司挺进,也希望能站住头部公司的地位。这个行业变化很大,你自己说自己是头部公司没有用,一两年没有出好的作品,那你就不是头部公司了。”徐晓?#21103;?#31034;。

回应“中年女演员?#38480;?rdquo;:和演员无关,和社会有关

NBD:作为《小欢喜》的总制片人,这部剧的制作成本能否透露?当时有没有担心过投资风险?

徐晓鸥:具体的数字不太好透露,但其实《小欢喜》的投资规模不算大,就是一个普通的现实剧投资水平,包括演员总体的薪酬也不高。大?#21494;?#30693;道中年演员没有超高片酬,都在非常合理的范围里面。也没有担心过投资风险,现实题材我们还是有把握的,都是可控的。

NBD:剧中的三个妈妈很出彩,陶虹好久都没有出来演戏了,咏梅也好久没演过电视剧了,为什么选她俩?

徐晓鸥:陶虹的身上有种温柔里的?#30475;螅?#22905;其实是很柔和的,她演的宋倩表面也是很柔和的。如果不是她来演,宋倩这个人物是会非常讨厌的。陶虹找到了这个?#24039;?#30340;丰富性,她赋予这个?#24039;?#38750;常多的层面性,很多母?#38181;?#35828;我理解她。季杨杨的妈妈一开?#23478;?#26159;选定的咏梅,就是官太太的那种隐忍、?#27426;?#22768;色。咏梅有一种非常稳定的气质,她?#25104;?#26377;一种看不出喜怒哀乐的气场,她内心是很包容的。她们都非常合适。

《小欢喜》剧照

NBD:前段时间海清发言称中年女演员戏路很窄,得到了很多人的共鸣,您怎么看当下影视剧市场里中年女性演员“接不到戏的?#38480;?rdquo;状态?

徐晓鸥:这个问题我还真是有好好想过,其实和演员无关,和社会有关。过去中国社会里40、50岁优秀的女性很少,只能说星星点点,但现在不一样,你会发现身边优秀的成熟女性有一大批。这方面欧美的影视剧做的很好,他们很善于展现女性各个年龄段的魅力。现在我们的社会也在进步,越来越多各个年龄段的优秀女性涌?#37073;?#38656;要我们去描述这样的一代人,影视作品是有这样的责任的,但我们的影视作品其实还没有跟上,创作还达不到。不过大?#21494;家?#32463;意识到了,创作者们应该很快就会跟上,创作者们需要去了解、去熟悉她们的生活。这是一个时代的变化,演员接不到合适的剧?#23616;?#26159;一个表面的现象,深层的是社会现象。

NBD:这两年影视公司的压力很大,在这种情况下,对公司的经营模式、行业的判?#31995;?#20250;有哪些观察?

徐晓鸥:过去两年确实是过热,泡沫比较大,使得整个行业的方向有一点偏差。现在随着?#26102;?#30340;慢慢冷却,可以促?#36141;?#22810;公司回归到内容创作的本身。因为?#24149;?#30340;企业不同于其他的企业公司,如果你一开始就要瞄准商业价值的话,那可能容易走偏。稳健的公司更加稳健,当然也会淘汰一批,这是市场规律。

NBD:您为什么会比较偏爱现实主义题?#27169;?/p>

徐晓鸥:我自己是比?#20808;?#29233;做现实题材的,因为代表你对生活的一个观察。在我们这个行业,当你的情绪能够变成一个作品引发观众共振、共情时,你会觉得很有价值、很有意义,这是做现实主义题材最幸福的一点。

NBD:现实题材并不是说只要环境放在现在就是现实题?#27169;?/p>

徐晓鸥:现实题材肯定要把环境放在当下现实生活中,但不是所有的现实题材都是现实主义。现实题材门槛其实是比?#32454;?#30340;,虽然看上去是?#39029;?#37324;短很容易,但其实很难。从普通的生活提取到戏剧的真实是很难的,这是现实题材一个巨大的门槛。

(文中未标注出处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)

如需转载请与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社联系。
未经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社授权,严禁转载或镜像,违者必?#20426;?/p>

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:021-60900099转688
读者?#35748;擼?008890008

特别提醒:如果我们使用?#22235;?#30340;图片,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,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

0

0

奇妙马戏团返水